南宋陈容“画龙”领衔,苏宁艺术馆以馆藏画作梳理美术史

2019-11-21 18:17:35 来源: 网络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位于上海苏宁河畔的苏宁艺术博物馆从收藏品中挑选了200幅著名的书画作品。展览始于南宋时期陈蓉的《龙珠游戏》,止于1977年张大壮和张贵明的《韶山风景》,展示了中国艺术与时代的关系。

97岁的陈佩秋和85岁的志愿军老兵徐念魁出席并开始了开幕式。苏林新闻获悉,《中国颂》也是苏宁美术馆开放以来的第二次展览。

展览场地

苏宁美术馆位于普陀区苏州河畔的一栋五层欧式仿制品建筑中。《中国颂——历代著名书画收藏》位于博物馆345层。展览线从五楼开始,以“墨妙千里精品画”、“世界和所有河流概览”和“万山红绘画”三个主题展开。

《墨妙万里画报》聚焦明清绘画,展示了“吴派”、“松江画派”、“清初四王”、“扬州画派”乃至萌芽中的上海画派的艺术发展史。

在吴昌硕举办了“世界与河流概览”,展示了现代中西文化在中国书画中的融合。《一触万山红》聚焦于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随着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迅速发展,中国传统绘画发展出的新内容、新形式的“新国画”。

南宋时期的陈蓉

收集整理明清中国艺术史

“千里墨妙画展”中一些最具吸引力的作品无疑是南宋画家陈蓉的《珠龙图》,这也是苏宁美术馆的珍品之一。

该作品在2015年春天以3450万元的价格售出。虽然作品没有印刷,但它曾经被中国书画鉴定人张衡收藏。在附言中,他说这幅画与陈蓉的“九龙地图”一致,后者现藏于美国波士顿博物馆,他认为这幅作品来自陈蓉。

南宋陈蓉的珠龙戏(下)

后来,王钱骥收藏了这幅画,他在画的外面印了近十幅不同的画,以示对这幅画的热爱。

顾名思义,这幅龙玩珠子的画描绘了龙玩珠子的场景。这幅画用水墨渲染的方法来写云和浓墨,给人汹涌澎湃的海浪和暴风雨天气的动感。仔细看看玩珠子的双龙。他们在空中盘旋,收集魔法珠。这个谜似乎深不可测。

毛元生的《渔火问答》

展览标志还标明了另外两件元代作品,即生茂的《渔火问答》和真武的《竹石》。这两部作品从侧面表达了宋元时期绘画氛围的变化。文人画家以山水、花鸟为主题,将书法和文学元素融入水墨,对明代文人画产生了重要影响。

在展览现场沈周作品的展示墙上,列出了文徵明的家谱图。

此后,“吴派”沈周、文徵明(及其后代)、“松江画派”董其昌、“清初四王”等都出现了。展览还特别列出了“武学”沈周与文徵明的传承关系,让观众可以比较人物与作品之间的关系。

温明贾的芦岭百景专辑

明清山水画的历史和图式在此不再赘述,但展览中清代王毅的《康熙南巡图》手稿可以让观众一瞥“伟大作品的诞生”。

《康熙南巡图》(12卷,长213米)是王毅和金扬于1691年至1693年创作的一幅宫廷画。它展示了康熙离开首都后第二次南巡时走过的山川、河流、城市、名胜古迹。除了描绘康熙的南巡,还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生活。

王庆易《康熙南巡书(部分)》

在《康熙南巡图》绘制之前,王毅首先绘制了12卷草图,交给康熙审阅。草图颜色浅,内容与原件大致相同,略有不同,尺寸略小于原件。陈祖凡的《王赓言先生的墓形》描述了王磊在绘画过程中的行为:“在画《南方旅游地图》时,世界顶尖人才和巧手都在首都。它们都与墨水融为一体,吐丝,互相关心,收缩,不敢写字。我只希望王先生能发表演讲。张先生拖着草衣,占据了桌子的座位。他凝视着,专注地凝视着。很长一段时间,他被教导要成为一名工匠。可以看出,整幅画的概念设计以及树和石头的绘制是由王雷完成的,而人物、动物和房屋是由金扬和其他画家绘制的。

苏宁美术馆的手稿是第二卷。描述应该是“平原——济南”。手稿的图片是以线条画的形式写的,在一些树上用赭色绘制。这幅画描绘了亭台楼阁,人声鼎沸。中间部分是皇帝的仪式,旗帜飘扬在天空,随风飘扬。

清代王毅康熙南巡稿(细节)

仔细看手稿,我们可以看到两种颜色的墨水。由此,我们可以猜测王毅应该先用浅色墨水画草图,用深色墨水确认,并在横幅旁边做一些标记。

展览的这一部分还展示了“清初四僧”、“金陵画派”、“扬州画派”的作品,大致勾勒了文人画、“南北派”向世俗化和商业化的演变。

清代华喦的《闲适与青春》

当笔墨与时俱进时,绘画就展开了新的生活。

19世纪的上海和广州因其早期对外开放而成为中西文化的交汇点。于是,中西结合的“海派”和“岭南画派”应运而生。与此同时,“京津画派”出现在传统的北方。20世纪初,中国艺术家开始到海外寻求艺术,并将西方技术融入他们的传统。新中国成立后,艺术家们受到时代的启发,开始以社会建设和新生活为主题写作。他们用语言充满热情,称赞新时代。其中,“新金陵画派”发生了重大变化。

关山月的敦煌素描之一

“新金陵画派”的代表傅石宝、钱松喦、亚明、宋文治和魏紫熙都在展览会上展示了他们的作品。他们的作品不同于其他画家的作品。他们的作品讲述了现代中西绘画融合的故事,即“纵观天下,百水齐流”,表达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新时代,即“一触万山红”。

傅石宝,《风雨归舟》,1944年

傅石宝1944年的作品《风雨归舟》曾在日本留学,以其优秀的山水画和用水技巧表达了风雨的状态。1962年,他与亚明(1939年加入新四军,194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主张“中国画有章可循,无章可循”)在《攀登》中的合作是新生活的一幕。除了劳动人民之外,远处的建筑和附近的彩虹都对祖国的未来充满希望。

傅石宝和亚明,《攀登》,1962年

在“新金陵画派”中,钱松岩的变化最为显著。早年在父亲的私立学校学习,逐渐对书法和绘画产生兴趣,奠定了中国学习和学习传统中国画技法的基础。在无锡江苏省高等师范学校学习期间,由书法家兼画家胡陆婷教授。他主要研究沈周、唐寅、石涛等人的绘画技巧,也学习西方的绘画技巧,如透视、色彩、解剖、光影。这使得钱松喦在新旧研究交织的时代形成了自己的绘画特色。

钱松岩,《管理经济的图表》,1947年

1947年,钱松岩的《统治经典》也融合了唐寅和华严的风格,但新中国成立后,他的《天安门广场颂》和《长城》是另一种风格。

钱松岩,天安门广场颂歌

可以看出,当时火热生活的艺术风格逐渐成为主流。画家们开始将新的风格融入传统墨水中。“艺术需要现实主义和无忧无虑的山水画。尽管它在历史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教育人民是不可能的,也没有其他积极的影响。”在这一理念的倡导下,画家们走上了一条主要反映现实生活的道路,绘画主题从南向北、从太湖转移到祖国的山川。在水墨画中,南方的精致和水墨画的精致融合了北方的活力。电线杆、烟囱、高速公路、水库、工厂和矿山以及许多过去不被认为是油漆过的东西已经成为可以见证时代发展的表现形式。它还回答了“山水画如何反映时代精神”。

宋文治的“万山红迷”

除了“新金陵画派”,赖少其、应业平、石路、费新我、叶于谦的作品都揭示了“墨要与时俱进”。

李可染,《桂林山水》,1959年

《中国颂》是苏宁美术馆的第二次展览,也是苏宁美术馆开幕展览《从过去中学习,看现在》的延续。两次展览都系统梳理了中国古代绘画的历史,并通过收藏作品传播了优秀的古今水墨文化。在举办《中国颂》展览的同时,苏宁美术馆还将于11月举办“水的问题——当代水墨展”,以陈蓉收藏的《珠龙之画》为对话对象,展示水墨语言的发展现状。

展览场地

出席开幕式的客人

《中国颂——历代著名书画收藏》将持续到2020年3月底。


福建11选5投注 pk10注册送38 500万彩票 PK10开奖结果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