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剧《弄臣》的艺术魅力

2019-11-03 14:12:06 来源: 网络

作者:俞习之,歌剧杂志主编

歌剧是少数民族艺术,电影是大众艺术,但是在过去的十年里,越来越多的电影导演开始涉足歌剧。当这两个艺术概念在艺术层面上表现出来时,融合就变得非常重要。这种融合需要体现歌剧艺术的真正魅力,并在传统艺术表现的基础上有所突破,这实在不容易。

9月25日,笔者观看了威尔第的歌剧《弄臣》(Rigoletto),这部歌剧由别克陕西大剧院、意大利马西莫歌剧院、意大利都灵皇家歌剧院和比利时瓦隆皇家歌剧院联合制作。导演约翰·龙猫,被誉为好莱坞的天才导演;服装设计马科尔比·蒙特,奥斯卡最佳服装设计奖获得者;舞蹈指导弗朗切斯科·弗里格利(Francesco Friglie)曾是《1900年传奇》和《西西里传奇》的制作设计师,获得艾美奖提名,并获得意大利金阿克塞奖。什么样的小丑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他们会利用强大的“大众”优势挤压歌剧这种“利基”艺术吗?看完之后,这种担心就烟消云散了。作者真诚地认为,这部作品将公众的电影观念完美地融入了少数民族的歌剧艺术中,赋予了一部百年经典歌剧一种清新的艺术欣赏感和美感。

进入剧院,每个人都坐下,迎接他的窗帘看起来像一个洞。洞口的边界看起来像一幅画的一部分,有黄色、白色、灰色、蓝色和其他颜色。遭受各种表情和姿势折磨的人们扭在一起,这不仅有古典油画的质感,而且有现代海报的时尚。倒置的“U”形图片具有高度的立体感和压迫感。通过光和颜色的对比,这个深洞充满了未知的深度,仿佛但丁的神曲描述了“地狱之门”。

《弄臣》是这部戏的中文译本,听起来既讽刺又滑稽。然而,这部作品的原名叫《弄臣》(Rigoletto),也就是第一个主角“弄臣”的名字。当年威尔第看维克多·雨果的戏剧《快乐之王》时,他认为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戏剧,有着伟大的主题”,并计划将其写成一部歌剧。然而,写作过程并不顺利。最初的剧本被称为“诅咒”,当时遭到意大利检察官的反对。他们指责威尔第在“下流和淫秽的琐事”上浪费了他的才华。后来,剧作家皮亚夫写了另一个草稿,题为“曼图阿公爵”。然而,威尔第觉得草稿没那么戏剧化,经过全面修改后,剧本的标题终于是“弄臣”(Rigoletto)。正如威尔第所料,这部歌剧一经上演就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歌剧《弄臣》以“闹剧”开始,以悲剧结束。

在这一版的《弄臣》中,导演约翰·龙猫已经在幕布升起前向观众展示了这部作品的悲剧。幕布的“地狱之门”准确地定义了舞台的整体基调。即使在宫廷宴会的第一幕中,一种潜在的危机也在喧嚣中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舞蹈美、道具和服装造型都是有年龄感的古典风格,但也有简约和写意的味道。一个欧式宫殿场景和两个左右两侧的女性人体雕塑构成了公爵宫殿的场景。舞台上没有额外的道具,每个场景都可以很好地工作。例如,这两个雕塑不仅可以丰富视觉效果,还可以作为演员表演的支点。在一个场景和两个场景中,ligoletto的“黄金屋中隐藏的女人”的位置在空舞台上,中间是一栋两层建筑的内视图。在一层薄薄的烟雾中,来自顶部、左侧和右侧的光线散射在建筑物周围,这就像一个孤立的岛屿站在浩瀚的烟雾海洋中。只有通过这座小楼,你才能感受到吉尔达的孤独和荒凉,以及莱罗托未知的秘密。这座小楼就像荒野中一座孤独的坟墓,预示着吉尔达的悲惨命运。

导演约翰·龙猫(John Totoro)总是将电影中的镜头切换技术应用于看似随意的舞台调度和处理。例如,当吉尔达被部长绑架时,通常的待遇是部长们爬进吉尔达的房间把她绑架走。然而,在这部作品中,导演处理得相当巧妙。吉尔达在二楼的床上有些慌乱不知所措,十几个大臣一起把整栋大楼推开,音乐响起,一个知情人摔倒了,哥哥勒托脱下了眼罩布,却发现自己上当了,女儿不见了。莱戈莱特托斯冲到屏幕前,挡住了自己和女儿,绝望地喊道:“诅咒来了。”这部作品一共设置了三幕,除了第一幕作为幕布,接下来是两幕相隔一定距离。这两种行为的作用,一方面是分隔一个新的舞台空间,另一方面,它们可以促进过渡和场景变化,而不中断音乐和戏剧,这似乎很简单,但非常有效。

一切技术手段都服务于艺术本体。除了简单的舞台艺术,这部作品不使用流行的多媒体。即使是雷电也是通过与乐队协调的灯光来完成的,使得舞台的整体效果更加均匀。

第三幕是整出戏的高潮和关键。场景是杀手斯巴拉·弗莱彻和妹妹玛蒂尔德的森林小屋。小屋位于舞台左侧,视觉上倾斜,暗示凶手从事了不正当的职业。右边是又高又直的树,其中几个穿着黑色衣服的舞者像幽灵一样穿梭,隐约可见,暗示死亡即将来临。吉尔达被杀后,杀手兄妹将一个麻袋拖到舞台中央。莱罗托以为他讨厌的公爵已经死了,正要把尸体扔进河底,这时他突然听到公爵的声音。人们发现被骗的莱格罗托打开了口袋,这只是吉尔达的一件衣服。这里的治疗也突破了常规。导演没有立即向观众展示吉尔达。相反,当莱罗托绝望地哭泣时,穿着白色裙子的吉尔达慢慢走上舞台,恳求父亲原谅公爵,走到父亲身边,慢慢依偎在他怀里。这似乎不合理,但实际上是合理的。吉尔达穿着白色连衣裙,是她巡游的灵魂,让一个垂死的人的灵魂离开他的身体。这里的导演使用意识流技术,通过在空虚和现实之间短暂告别,给观众一个更丰富的艺术体验。

这部《弄臣》的演出团队是Xi交响乐团和合唱团。指挥和主要角色被邀请。据说里戈莱托是指挥安德烈·里卡塔歌剧指挥生涯的开始。几十年来,安德烈·里卡塔与这部歌剧关系密切。这场演出可以说是将他对作品的深刻理解融入到演出中,引领舞台,实现了音乐与戏剧的和谐统一。令人难忘。

谢尔盖·穆尔扎耶夫(Sergei Murzayev),饰演里戈莱托,是莫斯科大剧院的独奏者,也是圣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的永久客座艺术家。他被授予“俄罗斯联邦优秀演员”称号。谢尔盖·穆尔扎耶夫在剧中有惊人的表演。他的音色大方,金属质感丰富,低音深沉低沉,中音魅力强大,高音磁性渗透。他能通过音乐彻底表达不同情感和情境中人物的内心感受,让人陶醉和叹服!

公爵的演员朱塞佩·吉帕雷(Giuseppe Gipare)被誉为威尔第作品的杰出诠释者,获得了多明戈声乐比赛奖。这一次,因为扮演莱戈莱托的谢尔盖·穆尔扎耶夫(Sergei Murzayev)过于强势,特别是在著名的四重奏中,朱塞佩·吉帕利本人也在舞台的后区,他的声音明显微弱,这在很大程度上被前区莱戈莱托和吉尔达的声音所掩盖。如果舞台时间表可以调整,整体效果可能会好得多。吉尔达由意大利女高音达米娜·米兹扮演。她的表现越来越好。在第一幕和第二幕开始时,声音显然很紧。演唱《可爱的名字》时,对花腔、高音和弱音的处理也略有欠缺。然而,随着戏剧的发展,歌唱变得越来越舒服。据说Damiana Miz在排练时表现得很好。可以看出舞台艺术是残酷的。同一个演员,在不同的时间和环境下,对于同一个角色可以有不同的表演标准,特别是对于声乐演员。

一个半世纪以来,《弄臣》一直是最受欢迎的歌剧之一。这是因为这部作品深刻揭示了人性的复杂性。莱戈莱托对女儿有强烈的父爱和保护欲望,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总是羞于让她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曼图阿公爵是个花花公子,擅长玩弄女性感情。他的每个誓言都是谎言。他自己不知道这件事,认为所有的女人都是轻浮的。吉尔达是一个纯洁的女孩,深深地爱着曼图阿。尽管她知道自己被骗了,但她愿意为保护他而死。我们常说生活就像戏剧,戏剧就像生活。所有伟大的戏剧都反映现实生活。永远不要厌倦看歌剧,但也要不断创作新的歌剧。别克陕西大剧院新版《弄臣》(Rigoletto)堪称现实与浪漫主义的完美结合,具有国际标准的优秀制作,标志着剧院歌剧制作标准的突破性提高。(旅行)

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长期以来一直在征集优秀作品。我们真诚邀请您以态度、温度和深度评论文学作品、事件和现象。这篇文章应该在2000字以内,意思清楚,内容完整。一旦缴纳会费,将支付相应的报酬。请留下您的联系信息。感谢您的关注和支持!提交邮箱:wenyi@gmw.cn。


OG视讯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