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登入注册 "君思我兮不得闲"《楚辞·山鬼》——凄美的人神之恋

2019-12-23 08:27:38 来源: 网络

葡京登入注册

葡京登入注册,九歌·山鬼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

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

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

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路险难兮独后来。

表独立兮山之上,云容容兮而在下。

杳冥冥兮羌昼晦,东风飘兮神灵雨。

留灵修兮憺忘归,岁既晏兮孰华予?

采三秀兮於山间,石磊磊兮葛蔓蔓。

怨公子兮怅忘归,君思我兮不得闲。

山中人兮芳杜若,饮石泉兮荫松柏,

君思我兮然疑作。

靁填填兮雨冥冥,猨啾啾兮狖夜鸣。

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

《山鬼》为屈原加工创作的楚地民间祭祀歌谣《九歌》中第九首,篇名"山鬼"并非指山中鬼怪,而是山神,全篇以自述口吻,讲述了一段哀怨又执着的爱情故事,描绘了一个瑰丽而又多情的神鬼形象,写景,叙事,抒情相结合,缠绵哀婉,感人至深,笔者将从内容与形式、形象、情感三个方面浅析这首凄美人神恋歌的艺术特征。

《山鬼》就其文本形式而言,是一首七言诗歌,必然具备诗歌的节奏和韵律。

诗歌以"若有人兮山之阿……折芳馨兮遗所思"开头,将一位款款而来,身着不凡且容貌姣好的女山神展现在读者眼前,这是一段节奏轻缓,风格清丽的小高潮;

接着写到山鬼因为"处幽篁兮终不见天"与"路险难兮"而"独后来",错过与心上人的约会,只能"表独立兮山之上",此时的自然环境是"云容容兮而在下,杳冥冥兮羌昼晦,东风飘兮神灵雨",风起云涌,雨落如珠,在此情此景中山鬼回忆起与心上人约会时的欢乐,不免感叹年华易逝,这一段的情感节奏渐趋低落;

接下来是对"折芳馨"时情况的描述,"采三秀兮于山间,石磊磊兮葛蔓蔓",芳草并非时时有,且生长环境较为艰险,说明了山鬼采折芳草的不易,同时表现出山鬼对所心上人感情的真诚,可是那位说思念她的"公子"却以"不得闲"为由不经常来与她相会,这一部分,山鬼的情绪由低落变成了幽怨,情绪加深,情感节奏起伏较大;

之后,对山鬼自身气质及居住环境进行描写,看似归为平静,紧接着却用一连串叠词,如"填填""啾啾""萧萧"再次对自然环境进行描写,使得节奏骤然转急,最后忍无可忍爆发出"思公子兮徒离忧"的感叹,掀起诗歌最高潮,随之戛然而止,整首诗歌在节奏上张弛有度,紧缓结合,富有张力。诗歌中"兮"字大大量使用,则大大增强了诗歌的韵律。

和谐感是古典艺术追求的基本原则,《山鬼》诗歌形式的节奏和韵律,丰富了文章内涵,使得诗歌内容的表达更为全面深刻,山鬼出场时的飘逸美丽,思念心上人的哀伤忧苦,都直抵读者内心,这一段波澜起伏惊心动魄的感情更是在读者心中留下绵长余韵,唤起丰富的情感反应,带来很高的审美享受,达到了内容和形式的和谐统一。

春秋战国时期,理性精神逐渐发展起来,神虽然仍受到人民的祭祀崇拜,但已经不像夏商朝时期如此遥远不可及,而是与人类有所亲近联系,因此在《九歌》中有大量人神情感交流的描写,《山鬼》篇中的主要审美对象,便是一位美丽多情,忠贞不渝的女山神,其形象主要体现在社会美方面。

社会美是人类最早、最基本的审美领域之一,社会美在《山鬼》中最直接的体现,便是其中的人体美,人体美是物质性的,是和谐的物质性对象,体现了精神与物质的直接统一性,诗歌开头借鉴《诗经》中"赋"的艺术手法,直接对山鬼外貌进行描写,这是一位以薜荔为衣,女萝为带,明眸善睐的女山神。

她以赤豹为坐骑,文狸相伴随,携香草想要送给心爱之人,但所住之处不见天日,路途艰险耽误相会,体现出山鬼的神异高洁,爱之真挚,她将未能相见的原因都归结于自身,可见其体贴温婉,山鬼绝美的外表与内在高洁的品行是相协调一致的,表达出作者心中对山中女神的赞美。

社会美的特征之一是社会美与特定时代的社会生活紧密相连,受到特定时代的社会政治、历史、经济、文化等各方面要素的影响和制约,从而体现出鲜明的时代性、民族性等特质。

这一点需要联系《山鬼》的出处与写作背景进行分析,关于《山鬼》的出处《九歌》,东汉王逸在《楚辞章句·九歌》中有相关介绍,"《九歌》者,屈原之所作也。昔楚国南郢之邑,沅、湘之间,其俗信鬼而好祠。其祠,必作歌乐鼓舞以乐诸神。屈原放逐,窜伏其域,怀忧苦毒,愁思沸郁。出见俗人祭祀之礼,歌舞之乐,其词鄙陋。因为作《九歌》之曲,上陈事神之敬,下见己之冤结,托之以风谏"。

这一段话大体说明《九歌》这一组诗歌是屈原流放于沅、湘之间所修改加工的祭祀歌,此时的屈原虽流放在外,却仍心系楚君及楚国,诗歌中所塑造的山鬼形象,便有了极强的象征意味,即屈原自比,而诗歌中的"公子",便是象征着楚王,山鬼形容姣好,品行高洁,对"公子"的情感真挚热烈,两人曾经有过美好的过往,但是"公子"却渐渐以"不得闲"为由疏远山鬼,这令山鬼内心惆怅忧伤,这正是屈原当时内心的写照,是对其政治生涯的反应,这是《山鬼》社会美的重要体现。

情感往往被人们视为审美与艺术的象征代表,甚至是特质所在,情感是人对客观事物是否符合自己需要的一种心理反应,在观赏艺术作品中,一般会体验到三个层次的情感:1.创作者所表达的某种相对确定的情感2.观赏者自身的情感3.人类普遍共有的情感。

《山鬼》中一共涉及到四处情感的表达。第一处是"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路险难兮独后来",山鬼认为是因为自身的情况而导致未能按时赴约,十分自责;第二处是"留灵修兮憺忘归,岁既晏兮孰华予?",此处回忆曾经与心爱之人的美好,并由此引起对年岁迟暮的担忧;第三处是"怨公子兮怅忘归,君思我兮不得闲",内心惆怅,对心上人的托辞有不满情绪;第四处是"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在浓烈的思念之情中爆发出内心的愤懑,哀愁,这是最激烈的一次情感表达,全诗情感达到高潮,同时戛然而止。

诗歌中的情感描写基本都与景物环境描写结合在一起,如山鬼在情感发生转

折时"杳冥冥兮羌昼晦,东风飘兮神灵雨","雷填填兮雨冥冥,猨啾啾兮狖夜鸣",情景交融,深刻表现出山鬼的孤独绝望之情,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这种悲剧性的情感表达与屈原相对确定的情感倾向有关,屈原长期被放逐在外,心中充满着忧愁幽思,因此在对《山鬼》加工创作时,这种洁身自好,哀怨伤感的情感便自然地流露出来。情感植根于自我完善、自我实现的需要,读者在欣赏时的情感体验则又与其自身的情感经历相关联,但是诗歌最直接体现出的,自身品行高洁却被冷落疏远的悲剧感是一种人类普遍的情感。

诗歌形式与情感内容的和谐统一,美丽多情、忠贞不渝的鲜明形象,浓烈的悲剧性情感,是《山鬼》在艺术上的鲜明特征,整首诗歌给读者带来很高的审美享受。


相关新闻